我的恐怖旅伴:楔子

我的恐怖旅伴:楔子

因为夺得廉价航空优惠机票的关係,计画在九月份日本五连休的期间到中国西安进行睽违23年的大陆行,遥想当年第一次到深圳的印象,我们搭着破旧的计程车,在混乱公路上前进着,那时候可口可乐是卖1元人民币,传统市场里的环境髒乱不堪,四处尘土飞扬,不过从报章杂誌看到今日的深圳已是一等一的大工商业城,所以对我来说,选择在此时此刻深入匪区的确是有其魅力所在。


不料,悲剧发生了。

A君:「你要去西安?我也要去!」
我:「呃...对,我要去西安。」
A君:「你是要参加研讨会吗?还是要去玩?如果是要去玩的话我要去。」
我:「呃...不是研讨会,是纯粹去玩而已。」干,我怎幺那幺诚实。
A君:「这样的话我要去,我现在还超怀念上次去大阪吃的羊肉泡馍。」
F君:「我那阵子时候可能也会回西安,」F君是一位西安出身的朋友。
F君:「但是因为还在就职活动所以不确定是什幺时间回去。」
A君:「F君欢迎我去吗?」
F君:「当然欢迎啊!」不然人家要说不欢迎吗?
A君:「那就交给你们的,反正只要让我到好吃的就好了,我对去哪里玩没什幺意见。」

这时候,我还不知道原本期待的美好五连休会成为噩梦。

说到A君,其实我跟他认识有好一段时间了,在同一个圈子内的朋友中,就属他跟我相识最久,也因为如此,其实我知道他绝对不适合跟我一起单独出游。他是一个怎幺样的人呢?他是一个请你代买东西付钱时会精算到个位数的人,他是一个会在大陆人面前说出「死大陆人」的人,他是一个会在老闆跟你说「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非常感谢您)」时在旁边用中文说:「这家店怎幺那幺冷清。」的人,我非常明白如果他以这样的习惯与态度到中国大陆去会造成我多大的困扰,所以我内心一直希望可以出现一个必杀的阻碍让他无法成行。

我:「不过订机票要台胞证呢!你应该先解决台胞证的问题。」杀球!
A君:「喔,你可以帮我打电话到中国领事馆问吗?我上班没有时间打电话。」

虽然我觉得这种事情应该没有道理说「要上班的人就没办法处理」,但是我还是帮他打电话了。结果中国领事馆的人告诉我说,必须要本人前往办理证照,于是我就内心十分愉悦但神情非常忧虑的告诉他这个事实,没想到...

A君:「喔,公司说要帮我出钱办,我下礼拜会回台湾处理。」
干。我实在受不了这个压力了,那时候几乎每天晚上都要跟汉娜通电话诉苦,汉娜说:「你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断然拒绝他,二是做好进行修行之旅的心理準备。」所以决定跟他好好的谈一谈。

我:「我想老实跟你说,对于要跟你一起出游这件事我非常焦虑。」
A君:「为什幺呢?」

我:「从过去的相处经验看来,你经常会在别人面前讲不好听的话,现在在日本可能没什幺感觉,但是去大陆之后所有人都听得懂你在讲什幺,我觉得这样会非常困扰。」
A君:「从来没有人跟我讲过这件事耶!不过我很谢谢你告诉我,我会注意的。不过如果你不希望我去的话你可以直接说。」

好吧,我是优柔寡断,如果当初在这个点就强力拒绝,就不会有后面那些鸟事了,但是我总觉得他既然愿意思考自己的缺点,我们是不是该给人家一个机会?

我:「我想如果你能注意这些问题的话,一起去是没问题的。」可恶,我内心好矛盾啊啊啊啊啊!从这时候开始,我每天都在祈祷廉价航空票价飙涨,我相信以他的抠门程度,只要机票票价飙高到不合理的程度时,他一定会打退堂鼓的!他一定会打退堂鼓的!他一定会打退堂鼓的!
A君:「我的台胞证拿到了,我昨天预约机票今天去便利商店付不成,你可以帮我订机票吗?」

我:「现在票价已经到五万多啰!」我当时订两万五。
A君:「你帮我用信用卡刷,我拿现金给你。」

于是我帮他付了机票钱,订了旅馆,看了行程。说实在,我也不知道为什幺我要一直做跟我内心相反的事情,但总之,我帮他完成了所有出国前所需要的一切事情,然后準备接受我的地狱之旅了。

别急着离开,请见以下续集!

[连载] 我的恐怖旅伴 (1) :真正的噩梦 一定是从第一秒就开始的

[连载] 我的恐怖旅伴 (2) :我的旅伴有轻功

[连载] 我的恐怖旅伴 (3) :长辈的脸也绿了

[连载] 我的恐怖旅伴 (4) :华山不论剑

[连载] 我的恐怖旅伴 (5) :最终回-结束就能解脱?